嘿,生活你好

八百年了……心酸啊,巨人真爱粉继续惨兮兮

我cnm谏山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谏山创你,你tm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有八百万句话要骂但是一句都说不出来,做个人吧,做个人吧我的天我不能呼吸了,太过分了太过分了,太厉害了,为什么,凭什么,靠为什么变成这样,看漫画看疯了,为什么月更,我要死了,真的死了。我上去就给他。。。。。。。太揪心了,靠怎么做到的我实名辱骂,太强了,为什么追更,为什么,靠

我又开始吸安,安迷修

呼吸不能

莫妮卡脑丝写的太辣勒

我好想看莫妮卡老师的车哦。。。。。。荷尔蒙爆炸

我受不了啦我巨的漫画怎么能这么虐啊!!!!!!!!!!!!!!!!!

怎么能这么惨啊!!!!!全方位无死角从角色到剧情到人物关系都这么惨的啊!!!!!!!!!!!!!!!

每次更新说不出话,只能躺在床上用我心中最绝望的声音喊谏山创你做个人吧!!!!!!!!!!!

喝鸡汤有什么不好的我还年轻我才十七岁现在才刚刚开始

年轻人有特权的,就算再怎样思考现实艰难也还没扛起担子呢,有一股子闯劲有一股子豪情有发量有肝有热血有半夜矫情的闲心有渴望向上的愿望

半夜翻画手老师的lof,一遍感叹安雷尊好我永远爱一遍感叹进步真的好快,线条构图色彩人体真好真美丽

一遍给自己洗脑我会进步的我会考上的我会有时间的我会努力的我的未来就在向我招手我会更喜欢自己的

我会变得优秀的


安雷【 】


我心中的极致浪漫,写不出来,半成品




雷狮一拳砸在安迷修的左脸上,带着几束尖锐的电火花在安迷修耳边炸开。


一瞬间鸣响的噪音让他几乎怀疑自己已经失聪,那股晕眩的冲动占据他大脑的时间显得格外漫长,以至于让他以为世界都静止在那一秒。




但显然不是如此,因为他的性命还尚未被海盗取走。在他的神志回复之前他的身体先做出了反应,他还来得及闪过雷狮接下来的一记鞭腿,海盗的体术和力量都极其惊人,他甚至还能听到压迫力过强带来的音爆声。




一个来回后他们得以拉开一段距离,那一拳的影响正在慢慢麻木,疯狂分泌的肾上腺素能让他对疼痛几乎视而不见,海盗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凶狠的微笑,安迷修能清楚的看到他露出的虎牙。那上面沾着的血液来自骑士的手掌,刚才他揪住雷狮衣领的时候被狠狠的来了一口,那两颗尖锐的犬齿总能燃起他胸口的火焰,不管是接吻时还是现在,雷狮向来懂得如何让他从一个温和而彬彬有礼的骑士变成野兽,并且以此为乐。




只有雷狮才能点燃他




于是他当时就着雷狮咬住的那只手将他狠狠的拽过来,额头相撞的力度使他眼前一黑,但他知道对方也是如此,所以他以最快的速度给海盗一记强有力的膝击,将自己鲜血淋漓的手从海盗的牙下救出来。


之后的具体动作他记不清了,只记得雷电烧灼的感觉,牙齿里的铁锈味,还有拳头打在对方柔软肚腹上的触感,雷狮在耳边低声的笑音。




他脚下所踏的星球正在崩塌,他们每一次来回的攻击都伴随着狂风和雷电,但在这近乎世界末日的情景里像尘埃一般不值一提,因为他们正头顶星空的坠落,毁灭,爆炸和消亡,暴雨肆虐在这片曾埋葬无数生灵的土地上,而这一切也都将失去意义。




“简直糟糕透了”安迷修在下一次的拳脚相交中有点混乱的想到,“这个宇宙马上就要完蛋了,而自己此时却在这里与他的海盗决斗”




这一瞬间的分心让他又挨了一记致命的重拳。他断了两根肋骨,终于咳出口血来,他跪在地上,疼痛席卷他的身体,呼吸声像坏掉的风箱一样沙哑。然而他却并不敢休息几秒,因为地面每时每刻都在开裂,曾经的凹凸星大厅的顶棚早已破败不堪,用神赐予的最高技术铸成的系统也成为废品。




这里除了他们两人已经不剩任何生物,同他们一起大闹一场的参赛者们有的坐上飞船企图逃离,有的选择离开这个杀戮场,回到自己的出生之地迎接终结,当然绝大多数成为这里的一部分,尸体作为养料被这里的土地吸收,成为他脚下的一片尘土




最后选择留在凹凸星的,也只剩下他们而已。雷狮没有什么归所,也不被任何过去所束缚。站在宇宙中心,堂堂正正的目睹这一切,便是海盗独有的愿望了。




骑士在这里陪伴海盗,因为安迷修从来不舍留雷狮孤身一人。




他用仅存的元力召出剑来,在一阵剧烈的震荡中站直身体,巨大的投影屏幕砸在他的身边,碎裂的晶体投影反射的光线一时间模糊他的眼睛,让他不合时宜的想起刚到这座星球的样子。那时他的衬衫是干净的,他的双手也是干净的,他怀了最清澈的希望而来,心上没有一丝挂念。




他们终究还是把神给干掉了,虽然作为代价陪葬的是整个宇宙。




一双手提起他的领子,逼迫他抬起头来




距离最近的恒星在他们的顶空爆炸,火焰遥远而绚丽的光传到他的晶状体上,他无法用任何词句形容这燃烧的末日之景,因他只是这宇宙中一颗小小微尘。凹凸星特殊的力场还在起最后的作用,闪烁着抵挡着高热的冲击,这是他一生所见,点亮无边空间的最为壮丽的景色




然而当他对上那双瑰丽的紫色虹膜,那里倒映着像野兽一般的Anmicius,安迷修忘记一切,呼吸、时间、过去、未来,眼前所见一切失去形状,融在海盗眼中的星河一角。




他看见雷狮有点不满的皱了皱眉,似乎在埋怨他的分神。雷狮向来不愿安迷修在与他共处的时间内对其他事物有所关注。海盗总是要蛮横无理的握住他的所有物,必须要安迷修的视线与心思中只有他一个才感到顺心。哪怕另一端是一切的终结,他也是要把安迷修抢夺过来的。




“没有办法,”他想“雷狮就是这样一个人啊。”




笼罩他们上方的力场闪烁的频率越来越快,同时光芒也逐渐的黯淡下来,他知道那代表着临界值的极限即将到来。恒星的爆发会持续一个漫长的时间段,最后逐渐冷却,成为笼罩这片黑暗的绚丽星云。可惜他来不及目睹,或者这个宇宙根本不会给它足够的时间,这个宇宙也将要到达临界值了……那之后会是什么呢,是大爆炸吗?是塌缩吗?是虚无吗?还是就逐渐燃烧下去,直到一切变为死寂呢?




他没有时间思考那么多了,因为凹凸星的内核早已经不堪重负,高热的岩浆从地面的裂缝喷涌而出,星球上的四季被地狱的流火吞没。在又一次剧烈的震动之后,整个凹凸大厅终于轰然倒塌。他看见蓝紫色的电光闪过,他们被雷狮的元力护佑了。




也许这个词有些不适合雷狮,但即使是雷狮这样的人,也是能用他本来用作破坏的力量来保护别人的。这样的想法在他心里转了一圈,发现他竟然因为会成为雷狮保护的对象感到微妙的雀跃。




雷狮盯着他的眼睛,眉头依然不肯放松。表达着主人绝不会坦诚展示的微妙不安和紧张。




这可不行啊,骑士在身边时怎么能让爱人感到不安呢。本来在两人独处的时间里分神就已经非常失礼了,如果再无法让对方安心简直就是有辱骑士之名的行为了。




他脚下开始产生裂纹,并迅速地蔓延开来


“没有时间了”他想。


之后怎样都无所谓了,他现在必须用最有效的方式安抚自己的海盗。看见他皱眉,他也是会心痛的




于是他在坠落下去的前一秒揽住对方的腰,盯着那双美丽的紫色宝石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将一个吻印在对方的嘴唇上




他尝到血腥味,尝到热情,尝到一些并不适合对方的,温柔的东西。




他与他的宿敌,他的爱人站在时间的终点,死亡的奇点接吻,而对两个相爱的灵魂而言,整个宇宙也无法打扰他们半分。

联考冲鸭!!!!!

妈的还得再嚎一句,怎么能他妈的这么虐啊